富农智库 · 关注巴东县民生

反映农村用电问题

发件人:欧景双(州政府网络问政平台转办件)
发件时间:2016-04-18 08:49:11
发件类型:投诉

投诉内容

尊敬的领导:   您好!我是水布垭镇柳池街村四组村民欧景双,电话:13761420301,邮箱:langouj@126.com   首先,我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情况。2002年5月,我的亲生父亲在水布垭大坝施工期间意外身亡。那年我十一岁,上小学六年级。我母亲是文盲不识字,父亲死后得到的8000元安葬费,在他入土为安后也所剩无几。原本就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那时我们住在柳家村一组,房子也是危房。幸运的是母亲坚持靠养猪供我上学,我并没有辍学。2005年初中毕业,我考上了巴东二中。因家庭的原因,也不想让母亲那么劳累,我并没有打算继续学业,但母亲还是坚持让我继续读书,我知道她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了我身上,这也给了我很大的压力。2007年上完高二因为各种原因我还是选择了放弃,于2007年8月我跟着邻居到广州打工。在广州给工作不到一个月,母亲打电话说她结婚了,让我回家继续上学。我便又回家继续上高三。同年继父和母亲在柳池街村买了三间瓦房,并把我的户口也随他们迁到了柳池街村。2008年我高中毕业,在要去学校填报志愿的那天,我找继父要50元路费,他没给,说要让我复读。那天下午我还是找别人借了50元钱,来到学校同学们都已填完志愿,我只拿到成绩单并没有填志愿,记得分数是429分,那年本科线好像是410分。关于复读的事后来也是不了了之,在高考结束两个月后我还是踏上了打工之路。为了多挣点钱我很少回家,没有回家过过年。   2014年9月继父跟母亲离婚。离婚协议书上,母亲分得房屋一间及猪圈一间。在继父跟母亲离婚2个月后,继父反悔,要求复婚,并霸占了分给母亲的财产。以至于2014年12月我带女友回家结婚时,无家可归。那时母亲在医院帮忙照顾老人,我们就在母亲床上睡,母亲跟着老人睡,没有婚礼,没有酒席,连亲朋好友都没有聚。想想也是很心酸。2015年6月儿子在上海出生。2015年9月继父因病去世。写到这里感觉是发闹骚一样。   重点是2016年3月24日,我请假回家修葺母亲那间房屋时发现被断水断电,本想着终于有个自己的落脚之处,却没水没电,让我怎么生活,我只好住在柳家村老家。24日下午我打电话给管电的谭长英(13403080345),跟他说明情况后,他答应25日前来给安装电表,并要求我准备好身份证复印件。3月25日下午了还没见他来安装,便打电话给他,他却说户主还是继父,不能安装,要改户主。并答应25日晚保证我们有电用。26日去检修房屋时发现有电了,安装了一块破旧的电表(我有照片) 26、27号两天检修房屋。3月28日我便到水布垭镇办理了新户口簿,户主也改成了我之后,我来到位于水布垭镇上的国家电网营业厅,找到谭长英,说明户主已改,并出示了户口簿给他看,在我要求他帮忙安装电表时,他却告诉我还是不能安装,说有扯皮,想要安装还要村里开证明。我不得不说当时我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飘过。眼看假期到了我不得不赶回上班,我有老婆孩子要养活,请假回家一次真不容易。   我想说的是,谭长英你有什么要求,一次性告诉我,不要这样忽悠老百姓玩。你要证明我可以开,为什么不早说呢?!@#¥%%我能活到今天这样也不容易了,如今一家四口只有一间破瓦房一(有照片),用个电你还要为难我。如今新电表没装,水的事情因为没时间还没弄,不知道到时候他们又要怎么玩我。   最后我要声明,零时电表产生的电费,因我一家常年不在家,我不会负责。当时在国家电网我就跟谭长英说过了。   此致!如有打扰,敬请谅解!
受理者:巴东县水布垭
操作人员:巴东县水布垭
回复时间:2016-04-20 18:13:15

巴东县水布垭

欧景双:你好!你所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督促供电所进行调查,他们已将情况说明发送给你。党政综合办公室

巴东县民生办事 问答信息公开 MAP

©2019 富农智库 服务三农 CNF21.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