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农智库 · 关注惠州民生

惠东城监大队及惠东住建局不作为

发件人:匿名
发件时间:2018-06-26
发件类型:投诉

投诉内容

尊敬惠东县县委书记 郭武飘您好!我们是惠州市惠东县人,是原惠东县建设委员会(现更名为惠东县住房和城市规划建设局)下属(惠东县建设实业公司)的合同制职工,为加强当时的城市建设监察力度,我们毛海波(中共党员)、周光华(中共党员)二人于1992年10月5日,陈运芳(中共党员)与1993年11月被派到:惠东县建设委员会内设的一个组室(惠东县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监察队)工作,我们的工资福利待遇由惠东县建设实业公司负责,出勤补贴由惠东县建设委员会发放。1994年4月1日惠东县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监察队升格副科单位,更名为惠东县城市建设管理监察大队,(简称惠东县城监大队)。我们也一直留在惠东县城监大队工作,工作期间并未要求我们办理工作调动手续。2000年2月25日,惠东县城监大队(肖惠华时任大队长),肖惠华以办公费用不足为由,让我们(毛海波、周光华、陈运芳、蔡X辉、李X强、何立雄、何振宏、钟伟镜、张向阳、陈X鹏)放假3个月。但3个月后我们回到惠东县城建大队上班时,肖惠华以我们劳动关系在惠东县建设实业公司,不属城建大队在编人员为由,单方强行解除与我们的劳动关系,解除时间为放假第一天算起。让我们回到惠东县建设实业公司上班,之后我们不停的找惠东县建设局领导、找惠东县建设实业公司领导、寻求帮助解决惠东县城监大队肖惠华非法解除我们工作问题,但领导们都不以理睬。也找过县领导、找县信访办领导,找县党委等等反映问题,要求恢复工作,但都没有得到解决。找劳动仲裁机构申诉城建大队非法解除劳动关系,被告知过了60天的期限。这时我们才明白,我们进了惠东县城建大队(肖惠华)放我们3个月假的圈套,(同时解除的还有蔡X辉、李X强、何立雄、何振宏、钟伟镜、张向阳、陈X鹏)。惠东县城建大队(肖惠华)在解除我们后,又安排社会人员和亲戚到惠东县城建大队上班,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什么我们同时被解除劳动关系的10人当中,有2人被城监大队重新安排上岗,1人被住建局重新安排上岗,而我们却没能安排,这又是为了什么呢?请政府了解调查! 没了工作,我们只能各自打工来养家糊口。直至2012年,我们陆续向各级领导反映我们的情况,之后惠东县城市建设管理监察大队(林绍光大队长),只答应解决法院判决的“支付理赔金及补交养老保险”,对我们的劳动关系,惠东县城监大队(林绍光大队长)称已经解除,(但惠东县城监大队拿不出符合政策法规解除我们劳动合同的手续)。惠东县住建局直接就称和它们已经没有了劳动关系,说我们的劳动关系和新用人单位建立而终止,我们想问问?没有了工作,没有了收入,17年了?我们不找工作不早就饿死变成鬼了吗?这就是我们国家机构对非法解除我们劳动关系的处理?我们都是国家劳动部门合法吸收的合同制工人,就凭惠东县城监大队(肖惠华)一声没有经过合法程序的‘解除’和惠东县住建局声称没有关系,我们的劳动关系就荡然无存,无从可寻,难道他们的权力就可以任意践踏国家的法律。我们都是中共党员,就连要交党费也找不到地方。我们的劳动关系在哪里?我们的工作在哪里?我们的党组织关系在哪里?在和谐社会里,还存在如此的不公,真的应验了惠东县城建大队一干部和我们谈话所说: ‘你们怎样去上访都没有用,我们可以最好的文章来回复上面’。国家单位做错了为什么就不能改正?为什么就要用粗暴的做法,来隐瞒事实和真相。为了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利,我们恳求惠东县县委书记 郭武飘解决:1. 责成惠东县住房和城市规划建设局和惠东县城监大队,与我们工作的事实为基础,理清我们的劳动关系,查清惠东县城监大队非法解除我们3人事实,还我们3人的工作。2 . 责成惠东县城监大队,补交解除日开始至今的养老保险和生活补助金。拜谢!投信人:毛海波、陈运芳、周光华联系手机:15976211312
受理者:惠州惠东县城监大队
操作人员:惠州惠东县城监大队
回复时间:2018-06-29

惠州惠东县城监大队

您好。对此历史遗留问题的信访事项,我大队已根据市联合调处工作组的意见,按照法院判决确定的义务已全部履行完毕,支付了信访当事人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以及缴纳了养老保险欠费。相关义务全部履行完毕。至于“理顺劳动关系”诉求问题,市调处工作组已明确了处理意见:一是上访人原与建筑公司、建设实业公司的劳动关系随着与新的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而自动终止。二是据惠东县人民法院和市中级法院判决,上访人原与城监大队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后于2000年2月28日已经解除。三是上访人重新就业,与新的用人单位建立新的劳动关系。此信访事项属涉诉涉法信访案件,建议当事人通过司法途径进行解决。感谢您的来信。

惠州民生办事 问答信息公开 MAP

©2019 富农智库 服务三农 CNF21.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