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农智库 · 关注惠州民生

由于土地确权纠纷引发的涉嫌行政乱作为

发件人:匿名
发件时间:2018-05-13
发件类型:咨询

咨询内容

本人周宇建,现年63岁,身份证442521195408083811,系惠阳区良井镇大湖洋村川巷生产队村民,户口一直未迁移。妻子无业,其中长子周文益为先天性心脏病且智力低下残疾人。我依靠勤劳的双手长年辗转多地求生。期间,不幸患上糖尿病,几次重病住院。现蜗居在大湖洋村危房里,是村民公认的困难户,按道理应该是村里面的优先照顾对象。由于土地被周宇钦抢夺,农民无地,无法生活。一、土地纠纷的缘由。 1990年11月,良井镇太湖洋村川巷生产队土地承包重新调整。当时土地承包的原则是:以该地原居民户口为准,自愿选择弃留。生产队原户籍人口在110人左右,愿意承包的有89人(含我家3人)。在土地承包调整时,周宇钦向我父周永浩提出合并抽签合耕的请求。想到平时兄弟一直在相互帮耕,再加周宇钦是自己的亲侄子,父亲周永浩同意与宇钦家共一条票。为怕以后出现纷争,随后的1992年,2003年,2011年冬,2012年2月, 2015年1月23日,2015年1月24日我家多次向周宇钦提出归还三份土地的请求,但都被他一口回绝。期间,周宇钦任职大湖洋川巷队的队长。二、多次信访,未能如愿。 2015年6月,我带着信访材料走访了镇信访办和司法所,并提交材料,以求备案,要求周宇钦归还三份土地予我的诉求。2016年9月19日,我再次申述土地纠纷争议问题,并要求相关主管部门给予解决。 2017年4月20日,村委通知我前往参加村民土地确权大会。我表达土地被抢夺要求归还的诉求,遭到周宇钦夫妇阻止我诉说情况。 2017年4月27日,区、镇、村三级组织我和周宇钦到镇维稳中心调处,因矛盾激化,双方没有达成调解意向。 2018年3月14日,镇、村相关领导组织我们两家展开土地纠纷协调会。领导定性此次会议调解不成,但明确给予我们的答复是:只要此十份土地存在争议,当事人双方纠纷一日未了结,确权事宜将无限期搁置。 2018年3月17日,大湖洋村委会组织川巷队社员召开村民大会就各户的土地确权资料进行最后确认和上交,村委会搁置了我们两家人的争议土地确权事宜。 三、相关领导故意刁难,涉嫌行政乱作为。 2018年5月4日,我向镇农业办、镇信访办、大湖洋村委会发送了告知书,要求政府承认周宇钦、周宇建两家人的土地纠纷已成客观事实,在未解决土地纠纷问题前应履行之前政府给予我们的承诺:纠纷一日未解,不予确权。当日在农业办问询期间,曾远康主任拿出了一份所谓的《土地承包合同》,合同上有周宇钦的名字。 2018年5月7日,我拿着《惠阳区2003年农业税计征登记表》。我再次找到农办曾主任出示证据,该份农业税计征表上就有周宇钦和周永浩缴纳公粮的证据。如果周永浩家没有承包土地,为什么2003年周永浩要去交公粮?为什么不是别人去交?我要求曾主任要确认土地确权存在争议的证据和事实客观存在,但曾主任还是表态:“凭我的肉眼判断,不管合同的真实性和法律效力都是历史原因,不管周宇钦之前是否通过骗、抢、夺你的土地,我都必须帮周宇钦确权,否则他要状告我行政不作为。”我随即提出种种疑问:1、敢问曾主任你为什么只拿一份全体川巷队社员从未见过且不知情的合同说事,大作文章,为什么你就要无视2003年我周永浩家对应土地承包面积交公粮的客观事实?为什么1979年第一次分配时我们家还有土地,我们家周永浩,练如银。周宇建三口人的农村户口从未迁出,而到了1998年就没有了?土地去哪里了?没搞清事实真相,你如此强行确权是否不公?2、98发放《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是作为最新一轮土地确权的唯一有效的凭证,但为何当时正是周宇钦当生产队长期间,我们大湖洋川巷队的所有证件、土地承包花名册、地册都被丢失或毁灭,这不能单凭一句由于历史原因就匆忙了事,正因为良井镇政府及相关部门理应留存的土地承包材料丢失才导致了今天我们两家的土地产权纷争,这样的结果不应由我们手足无措的人民群众买单,应由现今政府为民请命,做足做细工作,尊重历史事实,还原历史真相。3、经过走访,98年直至现今,上述的土地承包合同整个大湖洋川巷队的村民都未曾见过、也从未参与签订、也从不知情。未经村民社员知会、公示,此类合同怎会有效?4、 我们纠纷的焦点是我们两家合并抽签的土地,现周宇钦家不肯归还,而不是周宇钦能分多少?曾主任你罔顾历史,无视我们两家土地纠纷的客观事实,据了解,近两年土地承包合同被法院否定的案例有很多,单凭你的肉眼和没有法律印证的承包合同就一锤定音,是否太过武断?对于我提出的种种疑问你都没有直面问题。我们两家之间的土地纠纷矛盾客观存在,存在土地纠纷就不确权是你说的!如此确权好大喜功,敷衍了事那你就是行政作为吗?那不正是为了政绩行政乱作为吗? 我手上现有十份证据材料无处申诉。恳请区相关部门查清此次土地纠纷案件缘由,还我公道:1、在政府未还原事实真相,未能解决我与周宇钦双方土地矛盾纠纷前,不予确权。2、还我赖以生存的三份土地。3、对故意刁难、行政不作为、乱作为的良井镇、乡的相关政府人员问责查办。以昭党纪国法。 此致敬礼
受理者:惠州惠阳区政府办公室
操作人员:惠州惠阳区政府办公室
回复时间:2018-05-23

惠州惠阳区政府办公室

周宇建: 您好!关于您投诉“土地被骗夺后产生纠纷”一事已收悉。我镇成立由包案领导牵头,镇农办、信访办、司法所等部门联合调查组。经查您与周宇钦双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权属争议属于家庭内部矛盾纠纷。为此,镇村两级先后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化解土地争议一事。3月12日上午驻村工作组、农办、村委干部及川巷小组长周振球在大湖洋村委召集当事人您、周宇钦、周兰花、周绮梅了解事实情况并进行调解但未达成共识。3月15日,驻村领导黄四胜和村委书记周志浩拜访周绮梅家人,在听取情况后,周绮梅等人同意您只要回田地2份就好,并由村委做划分具体工作。3月17日村委书记周志浩拜访周宇钦家人,经调解,您家人同意同意将2份土地交回村小组集体(但并非给周宇建家人),再由村小组户代表表决给对方。3月17日中午12点30分川巷小组户代表在大湖洋村委召开会议,表决周兰花交出2份土地给谁得时,村民周文海站出来说您的3份土地当时就分到周兰花处,导致会议不欢而散。而后,周绮梅诉说,既然有村民说您的3份土地在周兰花处,所以不接受周兰花交出的2份土地。在3月22日下午,驻村领导黄四胜及村委村记周志浩再次拜访周宇钦,周宇钦说,我家当时只是多承包了2份土地,不是3份,只同意交回2份田地给生产队。 因多次调解双方的意见不一,现又面临土地确权的收尾工作,我镇对双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属存在争议的土地,暂缓登记,待争议解决后再予以确权登记。接下来,我镇将进一步加大调处力度,司法部门将会对你们双方存在的问题深入调查取证,同时希望双方尊重事实尊重历史的态度,本着和谐一家亲的心态面对争端如实反映问题,积极主动配合镇村调处工作。 感谢您的来信!

惠州民生办事 问答信息公开 MAP

©2019 富农智库 服务三农 CNF21.CN